振惊啊!白石洲旧改诞生1878个亿万富翁,未来的深圳拆迁重建是多大的工程!

  来源:深圳小产权房发布日期:2021-11-09浏览次数:1059

摘要:“棚改”作为我国城市化进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,也让拆迁成为很多普通老百姓“翘首以盼”的发达机会。今天,因“旧改”深圳著名城中村拆除登上热搜,并引发热议,同时也让“拆迁户”这个词再度重回大众视线。大家好奇之余,不得不感慨,一片城中村旧楼房倒下,一群千万或亿万富翁站起来了。

“棚改”作为我国城市化进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,也让拆迁成为很多普通老百姓“翘首以盼”的发达机会。今天,因“旧改”深圳著名城中村拆除登上热搜,并引发热议,同时也让“拆迁户”这个词再度重回大众视线。大家好奇之余,不得不感慨,一片城中村旧楼房倒下,一群千万或亿万富翁站起来了。
振惊啊!白石洲旧改诞生1878个亿万富翁,未来的深圳拆迁重建是多大的工程!
01
“旧改”袭来,照进白石洲持续14年的梦
白石洲横跨深南大道。路南是真正的白石洲村,紧邻世界之窗、深圳湾公园。路北则是此次列入拆迁重建范围的上白石、下白石等四个自然村。外来人口占了这里居民的多数,高峰时期,这里住了15万人,被称为“深漂第一站”。
吸引大家来此居住的原因不外乎两个:交通便捷,生活成本低。
地铁1号线白石洲站A口出来顺着沙河街往前走,一路上有各种物美价廉的小吃,实用而廉价的生活用品和实惠不贵的各种理发店、美甲店等。二层高的江南百货是这里的地标建筑,门前的小广场白天是孩子们的游乐场,晚上则是广场舞爱好者的天堂。
人来人往,拥挤却充满生活气息的白石洲,和北京曾经的著名城中村唐家岭一样,成为多少大城市漂落脚的第一站。然而,这里的日常却被6月份的一纸清租通知打乱了。
其实,白石洲在2004年就传出过旧改消息。因为土地问题,当地农民不能种田,只能靠“种楼”获取房租收益来维持生活,但由于没有形成自己的集体经济,村民生活水平比临近的大冲村,落后了一大截。
2003年到2007年间,白石洲村民一直努力向上寻求帮助改变现状,又因为许多遗留问题没解决,旧改无法推动。直到2018年底,该项目才得到专项批复,让长达14年的白石洲城市更新计划成为现实。
振惊啊!白石洲旧改诞生1878个亿万富翁,未来的深圳拆迁重建是多大的工程!
对白石洲的原住民来说,这一天等待了太久。
02
拆迁造富,有人得15套房有人等房本至死
在房地产的大周期中,有人幸运,有人不幸。当梦想照进现实,白石洲的拆迁户毫无疑问是最幸运的。
和每一次大规模拆迁一样,造富神话是最能吸引眼球的。
2018年12月28日,深圳市规划国土委正式通过了《南山区沙河街道沙河五村城市更新单元规划》。随后,白石洲将诞生1878个亿万富翁的消息在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。
据当地一位已经签约的村民透露,他家的拆迁面积在1200平方米左右,按照1:1.03的补偿标准,拆迁后将得到15套回迁房,其中7套是公寓。但当地家庭的平均物业面积在五六百平米,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以上的村民不会超过20%,像他这样的“大户”并不多。
不可否认的是,拆迁之后的回报的确足够丰富。从市场价来看,白石洲目前二手房按楼梯房、电梯房区分,每平方米单价在6.5w~7.5w之间,而周边华侨城的房价则在10w左右。
振惊啊!白石洲旧改诞生1878个亿万富翁,未来的深圳拆迁重建是多大的工程!
早先深圳的蔡屋围、大冲和广州等地的城中村拆迁已经诞生了一批富豪,堪称拆迁造富浪潮,引无数刚需尽折腰。多少人掏空积蓄求得一房,又有多少人不费吹灰之力坐拥多套房子收租。
条条大路通罗马,有的人出生就是在罗马。
部分网友对此评论到:
榴莲手机:专家说一夜暴富的的时代过去了,确实是,现在都是一秒暴富。被封无数次了:我竟然点进来看,我飘了。西安印记:拆迁改变命运。
但是,同为拆迁户,并不是所有拆迁户都如同众人想象的那样,一夜暴富、坐拥十套房,从此成为人生赢家。
位于北京四环外、朝阳区垡头的翠成馨园小区,号称当年最大、品质最好的经适房小区,住着当年从二环安置来的老北京们,因房本办理问题,如今却像漂在北京。
振惊啊!白石洲旧改诞生1878个亿万富翁,未来的深圳拆迁重建是多大的工程!
原本2004年年中入住的282户业主,在15年后依然还为房本奔波着。由于种种棘手的问题,甚至有些老业主直到去世前都没办下来房本。
同样等待超过14年,两种宿命,从期盼到失落,拆迁的幸与不幸,折射出楼市周期中的众生百态。
03
去还是留,城中村改造城市漂落脚何方
在以往任何拆迁改造的城中村里,与拆迁户形成鲜明心情对比的,就是那些大城市漂们。
高房价让外来的务工人员落脚艰难,城中村却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立足之地。
官方数据显示,白石洲北区四村原有居住人口8.3万,自6月30日清租开始以来人口持续减少。截至9月10日,合计减少2.8万人。
振惊啊!白石洲旧改诞生1878个亿万富翁,未来的深圳拆迁重建是多大的工程!
小商户和学生家庭是受冲击最大的两个群体。他们虽然在本地没有房产,但是工作生活在此多年,拆迁后他们要搬到更远或更贵的地方,同时还要面临孩子去哪儿上学的问题。
深圳学位本身就很紧张。不少富裕家庭都选择让子女选择私立学校就读,这样就给公立学校空出了不少名额;另外,深圳实行积分入学,别的地方200多分都入不了学,在白石洲30多分就够了,因此不少打工子弟都在白石洲上学。
白石洲的去留,也承载了很多城市的命题。
 
众所周知,快速发展的深圳背后,高企的房价也是普通人心中难以言说的痛。白石洲城中村拆迁,不少人不得不让老人带着年幼的孩子回老家,不是他们不想在大城市扎根,而是这道门槛不是所有人都能跨过去。
2015年,陈祁充主演了话剧《白石洲》,该剧源于编剧杨隽夫在白石洲的生活经历。剧中有包租婆、洗头妹、潮汕老板等各色人等,笑中带泪的剧情让它在前两轮演出都获得了超九成上座率。9月26-28日,话剧《白石洲》将在深圳重演。新版的一个重要变化是,开头增加了一个情节:白石洲即将淹没,所有人尽快撤离,创作者以此暗示拆迁重建。
振惊啊!白石洲旧改诞生1878个亿万富翁,未来的深圳拆迁重建是多大的工程!
今年深圳的旧改速度是空前绝后的,从宝安到南山,从福田到龙岗龙华,到处都在进行城市更新,这在其他城市是很罕见的,这是深圳产业、蜕化的一个重大转折点,未来的深圳是以高新科技产业和金融业为主导的发达城市。
事物的发展进程都免不了伴随着一些阵痛。在此过程中,必然会淘汰掉少部分不适合在深圳发展的人,这是任何城市发展都要经历的。
时代投射在老百姓身上的,就是命运。
“旧改”搅翻了很多人无处安放的“深圳梦”,坚守还是离开,或许都是这个城市给你发门票前的考验。
  

推荐图文更多..

热点楼盘更多..